国外护肤品

六朝燕歌行二十第1章 程宗扬逃出街市

2020-09-27 07:17:46

大宁坊,东南隅。

十字街东南方向被严密地控制起来,每个巷口都由魏博的银枪效节、四方馆的随驾五都、十方丛林各寺的僧人,三方共同把守。

更多的人手则散布在街巷间,以程侯等人消失的小巷为中心,挨家挨户地搜索过去。

大宁坊东南隅有四分之一属于兴唐寺,坊间居民昨日便接到诏谕,唐皇将于上元之夜与民同乐,赏赐百姓。因此纷纷扶老携幼前往大明宫,此时坊内十室九空。但再空还有人在,莫说把人全杀光,就算全杀光,也无济于事。

净岸面色阴郁无比,围杀程贼的事闹到这一步,差不多算是办砸了。这样大张旗鼓地搜索,绝对瞒不过人。眼下唯一的解决办法,就是尽快抓到程贼——无论生死!

独孤谓从墙上伸头看了一眼,又迅速缩了回去。

“不行,”他压低声音道:“坊墙上有人。”

曲武道:“周围都被堵死了,不如硬杀出去!”

独孤谓道:“坊墙上下都人盯着,硬闯太险。”

他持刀大致画了下方位,“我们如今在十字街东之南第三巷,东边这一块是兴唐寺。”说着他指了一下,“就在那里!”

兴唐寺以国号为名,也是长安城有数的大寺,寺前以万盏银灯组成一株巨大的灯树,高近五丈,连坊外都看得清清楚楚。

这地方肯定是不能靠近了。即使自己真是不拾一世大师转世,那帮秃驴也得有个接受过程不是?除非自己有那帮蕃密疯子的灌顶大法,挨个给他们光头灌一遍……

独孤谓继续说道:“靠北一带多是豪门大户,南边是一些官员的住宅。西南角是太清宫。”

程宗扬道:“陋巷在哪儿?”

独孤谓吃了一惊,“侯爷,这可是大宁坊,离大内就隔了一个坊,最窄的巷子就是咱们这一条了。”

程宗扬伸出头看了眼外面的巷子,不由无语。这巷子虽然窄了些,但横平竖直,站在巷口一眼就能看到巷尾,街上干干净净,连点儿垃圾都没有,更别说藏人了。想想自己住的宣平坊还有人养鸡……

众人用空马引开追兵,接连翻过两条巷子,准备从东面越坊而出。谁知坊墙上已经有人看守,只好躲进一处空院中,商量如何突围。

如今程宗扬身边一共有八人,四名星月湖大营老兵,两名石家护卫,独孤谓和张恽。惊理因为伏击追兵与众人分开,不知去向。

“东南边是永嘉坊,对吧?”

“对。”

程宗扬断然道:“就去东南!去天策府,找卫公!”

杨妞儿去了曲江苑的太真观,自己唯一的倚仗只有李药师。


众人刚翻过墙头,对面的檐角下忽然掠出一条黑影,纵跃间往远处掠去,一边发出尖厉的哨声。

程宗扬暗叫不好,还没来得及转移,附近的追兵便循声而来。霎时间,双方爆发出一场恶斗。

最先赶来的是随驾五都,一共五人,他们冲进巷内,迎面便撞上韩玉和郑宾的刀锋。

戚雄和另一名星月湖大营老兵各自对上一人,曲武、范斌合攻一人。双方交手短暂而激烈,转瞬间,五名蜀地来的军官便横尸当场。

为了以最快的速度结束战斗,众人不惜以伤换伤,戚雄和曲武分别挂彩,好在都不是要害。

独孤谓心下暗凛,这几名随驾五都身手扎实,自己要想赢,至少也要十几个回合,结果一个照面就死伤殆尽。程侯身边这几名近卫,显然都在战场上厮杀多年,出手全是你死我活的杀招。

巷外衣甲声响起,独孤谓急忙道:“这边!”

众人绕进一处大院,但此时行踪已露,四面哨声此起彼伏,追兵的围逼越来越近。

程宗扬道:“分头走!”

独孤谓道:“侯爷,敌众我寡,不宜分兵。”

“你觉得我们九个人能把他们全干掉吗?”

独孤谓不禁语塞。

“我这会儿已经不是求活,只要把消息传出去就够了。”程宗扬道:“对手比我们多几十倍,人多人少都没什么区别,分头走还能多一分指望。”

程宗扬望着四周,唯一值得庆幸的是,大宁坊离宫城太近,坊内没有太高的建筑物,不然被人登高监控,有多少人都闯不出去。

群敌将至,程宗扬不再征询各人意见,直接道:“郑宾!你跟张恽一道,从南边出去,设法跟家里人联络上。韩玉,你带两个兄弟往东!剩下的跟我走。不管用什么方法,务必赶到天策府,请卫公援手。”

韩玉道:“我跟着程上校。戚雄,你设法突围。”

戚雄双足一并,“是!”

程宗扬看着石家那两名护卫正要开口,曲武抢先道:“侯爷既然要分开走,我们两个都跟着侯爷不合适,让范斌跟这位戚兄弟一道,我跟着侯爷!”

这话说得很直白了,万一他们是内奸,两人分开,也好对付。

程宗扬没有客套,当即点头应下,然后道:“独孤郎。”

独孤谓道:“我跟侯爷一道。”说着他咧了咧嘴,“侯爷福气大,我怕我的运气连累了两位兄弟。”

程宗扬不禁大笑,“我是天命之人!灵尊转世!金龙附体!天地气运,皆在我身!今天我就给你逆天改命!”

一席话说得独孤谓热血沸腾,真能逆天改命,自己搏这一回也算值了!

“分头走!先找卫公。”程宗扬吩咐完,又叮嘱一句,“如果家里人没事,把她们都送到天策府,或者去曲江苑,找太真公主。”

众人齐声应下,随即分成三组,郑宾与张恽向南,戚雄、范斌与另一名星月湖大营老兵往东,韩玉、曲武和独孤谓则跟着程宗扬。

独孤谓建议程宗扬往北,“北边有龙首渠新开的一条渠道,说不定能从水道出去。”

程宗扬从善如流,“听你的!”

众人分头而出,抢在追兵赶到之前,离开宅院。